中金心水论坛香港|心水论坛神奇一尾
 
聯系我們
   
用戶名  密碼
 
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文史資料
 
 
抗戰時期文藝界名人來青活動片斷
來源:青海省政協文史資料集萃      作者:周宜逵

  30年代末期,祖國大地燃燒起抗日的烽火,民族救亡運動,如火如荼地在全國范圍開展起來。當時,文藝界的著名人物,或以個人名義,或率領文藝團體,陸續來到青海。他們抱著“拓荒者”的志愿,想把抗日救國和新文化的種子播撒在青海高原上。盡管聲勢不大,規模很小,卻把沉睡著的古城人民喚醒了,并且把一批有為青年和文藝愛好者引進了抗日救亡宣傳隊伍的行列。筆者自己當時親自參與了一些文藝活動,親眼看到這些文藝戰士雖受到當時客觀環境的限制,沒有能夠發揮工作中的應有效能,但是他們襟懷坦白,公而忘私,為工作傾注了自己的心血。他們可貴的民族氣節,自我犧牲精神和高度的責任感、事業心,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所記錄的人士有:老舍、李樸園、沈逸千、鄭君里、韓尚義、吳曉邦、崔超、王云階、吳樾萌以及老畫家張大千等人。他們從1937年到1945年先后來到了青海。現按年序分別記述如下。
  
  老舍原名舒慶春,又名舒舍予。是我國著名的作家。他為祖國新文學的發展,做出過很多貢獻。他的著作很多,有小說、戲劇、曲藝、詩歌、雜文等。1937年“七七”事變發生后不久,大概是深秋季節,他在蘭州作過一些學術活動后,懷著對邊疆少數民族地區的極大興趣,不辭辛苦,來到西寧。當時西寧部分教師和熱愛文藝的一些青年,已經熟知老舍的名字,曾閱讀過他的《四世同堂》、《老張哲學》、《駱駝祥子》等著作。老舍到青的消息,很快傳播開來。經幾個學校的聯合邀請,他在當時西寧第一中學南樓樓下禮堂,為教師和學生作了一次學術報告,題為《什么叫新文學》。他知識淵博,講話通俗易懂,幽默風趣,運用詼諧的語言,使聽眾的情緒始終活躍熱烈。圍繞抗日救國問題,他號召:“不分男女老少,有文化的人都拿起筆來,寫民族團結,寫民族仇恨,寫保家衛國。”他講到:“不抗日無以圖生存,不團結無以圖救國”時,慷慨激昂,表達了高度的愛國熱忱。他對新文學的精辟的講解,古今參照,文白相間,給人以耳目清新之感。之后,《青海民國日報》編輯郭也生負責組織了愛好文學的青年約10多人,在老舍的住處舉行了一次小型座談會,老舍講了《怎樣寫作》。他提出:“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文藝工作者不應有‘治國安邦非吾事,自有周公孔圣人’的思想,應該走到時代生活的前面。”他這些睿智地論述,永遠留在我們的記憶之中。在這次座談會上,我們才曉得老舍是滿族,他正是以少數民族的面貌,才比較順利地取得了當時青海省政府的同意來西寧的。他在西寧住了約一星期,曾去塔爾寺一游。老舍在青海的時間雖短,可是對西寧文化界震動很大。他走后,學校里學生自辦的文藝小報接踵而出。唯一的地方報紙也開辟了文藝副刊,一時文藝寫作蔚然成風。老舍之來寧,對西寧文化教育界,可謂久旱降甘霖,極其適時。
  
  沈逸千畫家。杭州藝專畢業。當時他在抗日大后方。為了記錄后方人民的抗日救國情景,足跡跑遍華北、西北各省,作了大量的寫生作品。發表在各地報紙上。也很快成為人們熟知的寫生畫家。1939年夏,他來西寧,據他說是專門來畫藏族人民生活的,前往塔爾寺作了許多畫。他想去青海湖寫生,沒有得到當局的支持,遂改變計劃,徒步奔波于西寧四周的二、三十華里內,收集大量寫生素材,常常不顧休息,在野外、街頭作畫。饑渴時吃點干糧,臨時到附近找點水喝,又去堅持工作。有時下雨天,他也外出寫生。不畏艱苦、熱愛藝術的精神,使人們永記不忘。離寧前,他將在外地畫的作品和來寧后的作品整理近百幅,舉行了一次畫展。他的作品題材新穎,木炭、鉛筆素描和水墨畫功力都很深。特別是他用粗質的桑皮紙作畫,粉墨并用,筆意簡煉,別具風格。所作人物、動物寫生,均極生動,活躍紙上,贏得群眾的贊賞。他行前,表示非常遺憾的事是能到牧區去更多地畫些藏族人民的生活習俗和牧區風光。流露出對邊疆大好河山的深深愛戀之情,也表示要實現舊地重游的愿望。可是,幾十年之中,再也沒有聽到他的行蹤和信息。很可能離開人世了。他是一位了不起的畫家,我們深深懷念他。
  
  鄭君里著名電影導演和演員。他在1940年冬季,率領一個電影攝影隊,來青海拍攝《塞上風光》影片。同來的有攝影師兼美工設計韓尚義等4人,住西寧昆侖旅社。他們此行主要目的是要到塔爾寺拍攝鏡頭,時間商定在農歷正月十五塔爾寺燈節期間。恰好這時西寧剛剛成立一個“兒童抗戰劇團”,鄭君里熱情地提出要這個劇團的孩子們協同他們一道去塔爾寺,準備讓兒童劇團作些宣傳演出,為《塞上風光》影片增加些鏡頭。經當局同意后,電影隊、劇團,一行30余人從西寧出發,冒著凜冽的寒風,坐著馬拉大車,沿途興致勃勃。鄭君里他們有時跳下車跑步,有時在車上帶領孩子們唱歌,大伙兒不覺冷累,很快抵達目的地。當晚在住地,君里不顧疲勞,連夜在油燈下編寫影片拍攝計劃,和他的戰友們聚精會神地研究各種拍攝方案,直至深夜。翌日,他們立即投入拍攝工作,兒童劇團作廣場宣傳演出。整整4天時間,鄭君里和同伴們每天從早到晚,辛勤的奔波在塔爾寺周圍的山上山下,拍攝寺院的外景,拍攝群眾場面,拍魯沙爾鎮廟會市場,拍藏族人民的舞蹈唱歌場面,拍山野風光,拍兒童劇團的演出活動。有時他們在山頭,有時俯臥平地,有時爬上屋頂。在寒冷的氣候中,始終保持高昂的熱情,一絲不茍地頑強工作。后勤人員在山坡營地準備的飯食,他們常常顧不上去進食。為了把群眾場面拍得理想一些。君里手提喇叭筒,四下里和攝影師聯系,向群眾喊話,指揮群眾的行動。他的嗓子喊啞了。嘴唇裂開了,面孔及渾身上下沾滿了灰土泥巴,他仍不知疲倦地東奔西跑。顯然是塞上景色對他們的誘惑力太大了,貪婪地獵取著拍攝的對象。鄭君里情不自禁地笑著說:“這里的山野太美了!”“藏民的形象也很美,拍幾個鏡頭好極了!”大家欽佩他們強烈的事業心和飽滿的樂觀精神。君里在百忙中很關心“兒童抗戰劇團”的孩子們,常來看他們演出的活報劇,聽歌詠隊的演唱,還隨時指導孩子們的動作。他認為這個劇團好好培養,很有發展前途。一個晚上,他特地向劇團負責人提出,讓這個劇團到外省去作巡回演出,擴大工作范圍,可以得到更多的鍛煉,提高文藝演出水平。同時,他提出團里應增加表演和音樂基礎課程,系統地給演員教些基本知識,有計劃地培養人材。他表示愿意回內地后為劇團提供素材。他的建議,使大家深受感動。后來,給演員教基礎知識一事,劇團盡力做了一些,到外地演出一事,未能實現。可是,大家記著君里的囑咐,爭取到了能夠去本省境內一些縣城演出的機會,收獲也不小。鄭君里他們來青海,在高原上灑下了勤勞的汗水,澆灌了青海文藝的幼苗,他們的形象和精神,永遠是文藝工作者的榜樣。
  
  李樸園畫家、戲劇藝術家。杭州藝專教授。抗日戰爭時期,他到重慶參加抗日宣傳活動。后來被派為西北抗日戲劇宣傳隊第八隊(簡稱劇宣八隊)隊長。他率領這個隊在陜、甘、寧、青等地進行抗日宣傳活動,成績頗著。1941年春暖花開季節,他帶領該隊來西寧,住昆侖旅社。這個宣傳隊有大型話劇《雷雨》、《日出》、《野玫瑰》、《霧重慶》等;小戲有:《三江好》、《放下你的鞭子》、《打回老家去》等;抗日歌曲有:《保家鄉》、《大刀進行曲》、《抗日游擊隊歌》、《流亡三部曲》和《黃河大合唱》等,都是當時抗日大后方流行的名劇名曲,也有相聲、快板等小節目。還有李樸園主編、主繪的“抗日漫畫展覽”,形式多樣,內容豐富。他們的演出,使青海人民大開眼界,對落后于形勢的青海抗日宣傳工作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劇宣八隊在西寧住了20多天,曾去塔爾寺一次。在省府大禮堂為群眾公演兩場,在山陜會館公演兩場。大戲只演出《日出》一劇,主要演出小節目。其中《三江好》、《放下你的鞭子》,演出效果很好,每次都是轟動全場。《保家鄉》、《流亡三部曲》這幾支歌很快在西寧流行起來。相聲是西寧觀眾第一次見面,形式內容很新鮮,很受群眾歡迎。值得提出的是,他們在魯沙爾鎮街頭演出廣場劇《放下你的鞭子》時,演員事先化好妝,混雜在四周觀眾當中,當戲演到賣唱小姑娘遭到老頭毒打時,觀眾中的演員一哄跳進場子,圍著老頭。觀眾也蜂擁揮拳入場。此時群情激憤,全場振臂高呼:“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打倒漢奸賣國賊!”“團結起來抗戰到底!”演員和群眾溶為一體,這種形式的廣場劇,教育人民群眾收效最大,感人最深。劇宣八隊在西寧演出的效果很好,群眾都希望他們多演些時日。李樸園曾向青海省政府秘書長和陳顯榮提出要求,想帶宣傳隊去牧區和外縣繼續演出。另外,他根據學校的要求,提出組織部分學生排練小型抗日節目,學唱抗日歌曲,以便推廣。這兩項建議均被拒絕,李樸園非常憤慨。他們抱著滿腔熱忱,想多做些宣傳工作,多出些力,結果卻遭到如此冷遇,真是如同他說:“潑一桶冷水!”他們看出青海當局對他們的工作并不支持,甚至有些厭煩,李樸園決定不多待時日立即東返,原本決定臨行前的一場招待演出也停止了。行前,李樸園告訴我們,來西寧時,在甘肅就有人提醒他們,到青海開展工作不容易,弄不好要受委屈。我們覺得很同情,很遺憾。李樸園和我們握別時說:“我們再來青海是不可能了,希望你們到外地和我們見面吧!”我們感謝他們在西寧為抗日救國文藝宣傳作出了很多貢獻。
  
  崔超戲劇工作者,抗日戰爭時期,他在蘭州搞戲劇宣傳活動,后來他聯合一些志同道合者,組成“西北劇團”,演出一些大型話劇,如《岳飛》、《釵頭鳳》、《洪宣嬌》等等。1945年抗戰勝利前夕,崔超率領“西北劇團”來西寧公演,原計劃演“岳”、“釵”兩戲,結果馬步芳對這些戲不感興趣,只準演《釵頭鳳》一戲四場,四場中規定招待兩場,賣票兩場,由于入不敷出,阻撓太多,“西北劇團”演完《釵頭鳳》后便離寧返回。這里值得記載的是,原“兒童抗戰劇團”被馬步芳改為“兒童劇團”,取消“抗戰”二字。該團迎合其口味,全部演出一些歌舞節目。崔超和他的同伴們看過“兒童劇團”的演出后,認為國難當頭,演這種花鳥蜂蝶的黃色歌舞是沒有什么積極意義的,應該演出鼓舞抗日斗志,振奮救國信心的有時代氣息的節目。他們還特意介紹著名的重慶“孩子劇團”,是怎樣搞抗日宣傳的生動事跡。還提出要培養孩子們獨立工作、獨立生活的能力,教他們自編自導自演。這些建議自然不切合當時的具體環境,可是他們的良好用心,我們是很理解的。“西北劇團”在寧期間為了給“兒童劇團”作示范,曾經派出五六個人,到中心小學操場演出一場抗日小節目。他們從化妝到演出歌唱、伴奏、每人都參加都上場,又拉又唱又演戲,人人都很熟練。人力利用得好,發揮了各自的藝術專長,給人以短小精悍、生動活潑的深刻印象。無疑這是抗戰時期,節約人力物力、收效很好的宣傳形式,他們稱之謂“小地雷”。因為人少,效果大,易于在群眾中開花結果。據說,日本鬼子很怕這種宣傳方法。可惜西寧沒有能夠普及。往后幾年,那些黃色的不倫不類的歌舞,依舊充斥于西寧的舞臺上,也沒有能夠摒棄掉它,換上有是時代氣息的東西,辜負了崔超他們的忠告。
  
  吳曉邦著名舞蹈家,日本留學生。當時有“男吳女戴”之稱(指戴愛蓮)。他和夫人盛婕于1945年秋來青海觀光,無意作任何藝術活動。抵寧后,他表示希望能到少數民族地區觀光。適值西寧的劇團排演歌舞節目,閉門造車,搞不出什么新東西。經西寧文藝界人士面請,吳曉邦慨然應諾為劇團傳授舞蹈技術。遂以劇團男女團員為主,再增選一些學生,成立了“舞蹈訓練班”,地點在原省政府禮堂,每天教練舞蹈基本動作4小時,時間暫定兩個月。吳盛夫婦非常熱心地進行講課,作示范,教練基本功,他們有深厚的功底,技巧嫻熟,教法得當,學生進步很快。在此期間,舉行了幾場晚會,由吳曉邦夫婦主演,學生們也參加些節目。吳曉邦和盛婕演出的“進軍舞”、“思凡”、“扇舞”等,寓意深刻,演技超凡,深深吸引住觀眾的心,真是名不虛傳。據吳曉邦談,“舞蹈訓練班”的學生,學習很踏實,進步很快,他很喜歡,產生了開辦“舞蹈學校”的念頭,他很有信心辦好,認為只要辦得有成績,外地學生也會來這里。他們二人積極趕作計劃,熱情很高。誰料這樣一件好事又成泡影。一次在訓練學生時,馬步芳和幾個隨從人員來場觀看。吳曉邦在談話時乘機提出辦舞校一事。馬步芳回答說:“訓練班辦完了再說吧!”態度冷淡。后來吳又把計劃呈交上去,再次希望成功,結果如石沉大海。當時突然傳出一段搖言,懷疑吳曉邦是共產黨派來的。吳、盛二人雖未察覺,個別人出于對吳氏夫婦的關切愛護,密勸他們盡快離開西寧為妙。“舞蹈訓練班”隨之半途而廢,功虧一簣,吳曉邦夫婦很快就東下了。后來聽說吳曉邦確是去了延安,獻身于革命事業。
  
  王云階音樂家。1946年冬來西寧。他夫婦二人是當時青海省政府駐南京辦事處從上海請來擔任音樂教員的。到寧后被安排住在北郊香水園馬公祠。工作是以擔任青海女子師范學校音樂教員為主,兼任其它學校教員。王云階是一位在音樂作曲上有很深造詣的音樂家,他極為熟練地掌握了各種鍵盤樂器。對西寧音樂界來說,是一位難得的教師。他到西寧后,首先舉行了兩次小型音樂晚會,大家欣賞了他的鋼琴演奏技巧。以后,他曾為一些音樂工作者和愛好者召開幾次座談會,主講《音樂教育法》和《作曲常識》。王云階當時年富力強,精力充沛,工作熱情很高,他為學校和劇團創作了不少歌曲和演奏曲。除教課外,他還為學校編學文藝節目,輔導學生的課外文藝活動,做了大量的工作。他事業心很強。為人剛直不阿。這樣一位很有作為的音樂工作者,本來應該是很好的團結他,支持他,使他發揮才能,為青海文藝教育事業多做些貢獻。但是,當時的統治者并不愛護這樣的人才。加之一些心胸狹窄的人忌妒他,排擠他,最后使他灰心地離開青海。
  
  張大千著名國畫家,1943年來西寧,由趙守鈺接待,住民治街趙寓。張大千在甘肅敦煌莫高窟臨摹壁畫,為時頗久,收獲至豐。據他說來青海是應友人之行,來看看塔爾寺佛像,并搜集寺院的壁畫資料。他在西寧為一些國畫愛好者揮筆作了不少作品,也作了少量大幅山水畫。筆者曾聽說他為李衍之、周逸萍等人談論國畫技法,深入淺出,侃侃而談,聽者受益非淺。還看他畫敦煌壁畫仕女圖,著色勾線有獨到之處,他的山水畫很有氣魄,自成一派,所謂“南張北溥”(指溥心畬),名不虛傳。唯住寧時日不久,即行他去。
  
  吳樾蔭歌唱家。畢業于南京中央大學藝術系。他對西洋聲樂很有研究。來寧后曾參加晚會演出二次。他唱西洋歌劇名曲和自編的一些歌曲,如《農家樂》等,很受群眾歡迎。當時因他要出國,故未久留。
  
  以上諸人,大都是當時國內文藝界知名人物。他們都具有很高的文學藝術素養和實踐經驗。他們來青海,都是出于熱愛祖國,熱愛藝術,發掘文藝寶藏,澆灌文化園地,發展抗日救國事業的崇高目的。這些人無私無畏,不為個人名利,不避艱難險阻,長途跋涉來到青海,為文藝事業付出了艱辛的勞動,播下的新文化藝術的良種,在平凡的事業中顯得很不平凡,很值得我們追念。
  
  時過幾十年,過去那些黃色的靡靡之音和粉飾生活的那些作品,早被人們談忘遺棄。而象老舍、鄭君里、李樸園、沈逸千、吳曉邦、王云階等幾位藝術家的作品和他們的生活工作作風,至今仍鮮明地保留在人們的記憶之中。更使人不能忘懷的是,這些藝術家出于對社會、對民族的責任感,在不利的環境之中,并不“知善不薦,聞惡無言”,也不“隱情惜已,自同寒蟬”。他們不怕擔風險,為了工作,為了事業,大膽設想,大膽建設,他們目睹周圍一些庸俗、落后、腐朽的東西,勇于針砭指正,是非常難能可貴的。透過他們在西寧的坎坷遭遇,可以想見當時的統治者是怎樣阻撓新文化事業的發展和社會文明的進步。但是,時代的巨輪,滾滾向前。數10年之后,青海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青海的文藝園地繁花似錦,文學、美術、音樂、戲劇、舞蹈、電影等專業人才輩出,碩果累累,藝術創造爭芳競艷,這是黨的“百花齊放”文藝政策的豐碩成果。我們在喜慶我省文藝新成就的時刻,更加緬懷抗戰時期來青海的幾位文藝界知名人士。

(作者周宜逵解放前在青海文化教育界供職)
 

(1980年5月13日)

  
  

多杰熱旦主持會議
多杰熱旦主持會議
張守成作關于提案工作情況的報告
張守成作關于提案工作
省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隆重開幕
省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
仁青加作工作報告
仁青加作工作報告

 

 

 

·【視頻】省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精彩瞬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青海省
·特寫:努力畫大同心圓 凝聚強大向心力
·政協第十二屆青海省委員會主席、副主
·省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開幕側記
·省政協十二屆一次會議主席團常務主席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二屆青海省
·愛心助學 圓夢大學
·我省將生態文明教育納入全省農牧民技
·省政協舉行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7.

 
 
西寧市政協  海南州政協  海西州政協  海北州政協  果洛州政協  黃南州政協  玉樹州政協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青海省委員會辦公廳
地址:青海省西寧市五四西路1號  未經允許 不得轉載、復制或鏡像
青ICP備11000194號
中金心水论坛香港 浙江15选5开奖 时时彩改码诈骗 体育彩票20选5开奖走势图 内蒙11选5前三走势 山东福利彩票公众号 自编选号 广西快乐双彩最新开奖结果彩宝网 重庆时时彩皇家版本的 东方心经心水免费资料大全 pk10一期五码计划